新中国的记忆:关于一江山岛登陆作战的主要经验

2019-10-17 09:14:00   86489 作者:张爱萍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作战指挥与突击方向。以一江山岛登陆作战为核心的大陈列岛战役,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既要顾及我陆海空三军不同的特点与要求,又要同时对付国民党军海上、空中和陆上的抗击,任务非常繁重,组织指挥也十分复杂。我同前指参谋长王德及空军前指司令员聂凤智、海军前指司令员马冠三等同志商量:鉴于我军没有三军协同的经验,决定把解放大陈岛战役分两个阶段,即首先夺取制空、制海权,再进行直接配合陆军登陆作战的准备。为了解决在组织和协同动作方面遇到的新问题,浙东前进指挥部和海、空军前线指挥部做了大量的组织、计划、认证与实验工作,还进行了精确的战役和战术计算,并拟制了详尽周密的协同计划,同时又专门进行了三军联合登陆作战的模拟演习和协同动作所需的互相识别、联络方法、战术协同等训练。我们的注意力是以支持陆军登陆为主的三军联合登陆作战,着眼点是保障在登陆突击的关键时刻,发挥三军协同突击的最大效能。这是当时各级指挥员最突出的指导思想。

当时,有两个问题曾引起很大争论。一是登陆点的选择。我们考虑到,一江山岛四周悬崖陡壁,没有能可供登陆的滩头地形,就选在西北角的突出部——黄岩礁和海门礁作为主要突击队的登陆点。这里登陆条件很差,怪石嶙峋,又有岩头浪,多漩涡,不易靠岸攀登,但也是国民党军忽视的地方,国民党军火力配套较弱。同时,这里离190高地最近,只要我们利用满潮时节,不用涉水,就能出其不意地直接而迅速地登上岛岸各主要阵地,割裂国民党军防御体系,各个歼灭国民党军,迅速接近和夺取190制高点。但另一种意见是:按一般原则选在滩头,不同意在突出部登陆。一江山岛虽然也有几个岙部小滩头,但非常狭小,部队展不开,且易遭国民党军三面火力的封锁,显然是不可取的。二是航渡与登陆的时机。一种意见是夜间航渡、拂晓登陆或黄昏起渡、夜间登陆、这是一般规律。另一种意见是白天航渡、白天登陆 ,主要考虑到,我登陆船只性能各异,需要有利于航渡编队和准时抵岸;要能准确掌握登陆点,减少因登陆地段狭窄而造成的混乱;更要有利于发挥三军协同作战的最大效能。我方已握有可靠的制空、制海权,可以保障昼间航渡和登陆的安全。所以决定白天登陆。根据当时潮汐推算,确定午后12点30分启航,15时满潮时刻登陆,抢滩突击,天黑前拿下岛上各制高点,基本结束战斗。

雷达在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我们运用雷达严密掌握了国民党军情,对国民党军的海、空情况了如指掌。特别是头门山的隐蔽雷达,采取昼伏夜出的办法(即白天把天线放下,隐蔽起来,夜间再竖起来),把战区海面和大陈港湾内的国民党军舰及其活动情况,掌握得清清楚楚,为我海、空军捕捉和打击目标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如1954年11月14日,我鱼雷快艇在雨夜中一举击沉国民党海军“太平”号护卫驱逐舰;1955年1月10日,我快艇又在夜幕中击沉国民党海军炮舰“洞庭”号,这两艘都是国民党海军的主要战舰。又如,1954年11月1日,1955年1月10日,空军轰炸机编队两次轰炸大陈港内锚泊舰只,炸毁其“中权”号、“太和”号等5艘军舰。总之,我方每次出击,都没有扑过空。

海、空军在海上的活动,也借助雷达的引导,特别是航空兵,由于海水与蓝天是一样的颜色,易发生错觉;茫茫大海,没有地标,也容易造成迷航。除借助雷达引导外,还专门进行了海上飞行训练和海上安全教育,无论是初建的海军航空兵,还是空军部队,都补了这一课,保证了海上战斗飞行的安全。

隐蔽战役意图。当时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为了避开一江山和大陈列岛国民党军之视线,我们参战的陆军部队移到北边柴桥地区进行训练,把南边的披山作为攻击的假定目标,进行佯攻,造成国民党军判断上的错觉。三军战前准备时间较长,采取分头准备、分散进行的办法。登陆部队远在乐清礁半岛的芦苇丛中,隐蔽进行约3个多月的训练。三军实战演习的地点选在穿山港,外边看不见、听不到,国民党军空中侦察也发现不了。我同空军聂凤智司令员商定,演习期间不准国民党军飞机窜到大陈、一江山一线以北,演习一结束,各部队立即分散。因此,台湾和大陈岛的国民党军不知道我们在搞登陆训练,从而严密地封锁了消息。在征用地方船只时,只是说部队需要。送交造船厂改装、修理,加装战防炮和火箭炮时,也是极为保密的,造船厂只几个主要的人知道,并指定专门技术人员进行这项工作。对部队指战员和应征上船的技术工人、渔民民兵,只动员解放沿海岛屿,打哪个岛都没有说,上上下下的保密工作都做得很好。我们华东军区浙江前线指挥部及海军、空军、后勤指挥所(部)均设在宁波天主教堂里。事先,公安局没收了这个天主教堂,进行了清查。迁移了附近的一些居民。外面不知道我们在里边搞什么。在临战前一段时间,我方航空兵均从上海、杭州、宁波、路桥等6个机场同时或分别起飞,对大陈、一江山、渔山、披山、南北麂山诸岛多次轰炸,特别是对上下大陈列岛的封锁、围困,使国民党军对我作战意图一直迷惑不解。登陆作战当天,对一江山岛实施航空火力轰炸,同时轰炸了大陈,瘫痪了国民党军的情报雷达和指挥通讯系统,截断其与台湾的通讯联系。直至我登陆编队航渡展开时,一江山岛和大陈岛之国民党军才如梦初醒,仓促阻击,但已无济于事了。而我方登陆成功后,台湾当局还蒙在鼓里。直到1月19日清晨,台湾两架侦察机来侦察,才知道一江山岛已被占领。以至香港、台湾的新闻报道中均说我们是19日进攻的一江山岛。这次作战,因各个环节都抓住保密工作毫不放松,所以完全达到了战役上的突然性。

注重协同指挥。登陆作战中的三军协同,包括登陆部队与舰艇、炮兵、航空兵的协同,航空兵与炮兵、舰炮的协同及各军种内部的协同,这些都是新的课题,需要严密组织、反复论证、科学计划和现代试验。为了搞好三军协同作战,我们选择了近似一江山岛地形的大小猫山,进行实兵演习,重点解决登陆部队上船、航渡、靠滩、登陆、突击上陆等问题。实兵演习解决了抵滩动作。由于选定的登陆点是岸礁,不是沙滩,因此登陆艇靠岸时,必须适时减速,缓缓靠岸,海军专门进行了这一训练。

三军协同作战,面临无线电相互干扰的问题。经过多次研究,规定在航渡时,统一使用登陆艇的电台,以海军指挥为主;登陆艇大门一放,则归陆军指挥,展开陆军的无线电。这样三军的无线电避免了干扰。

航空兵与登陆部队的协同,主要是强击机与步兵的协同。战前多次研究计算,认为临时按步兵要求组织协同是来不及的,最后确定以强击机在预定计划内机动协同,步兵充分利用空军的轰炸、俯冲扫射的效果,实施冲击。当步兵遭到国民党军火力阻击时,强击机自动进行俯冲,这样强击机俯冲一次,步兵就冲一次、爬一次。其次,当强击机低空进入目标时,地面曲射炮火暂停射击,待强击机脱离目标时,再恢复射击(直射火炮不停射)。实兵演习证明这些都是可行的。前线指挥部的参谋人员,据此精心拟定了各种协同计划表。

联勤保障。渡海登陆作战的后勤保障,比之单一军种或地面联合作战的后勤保障要复杂得多,任务艰巨得多。这次登陆作战的后勤保障工作搞得较好。经过多次研究试验,决定成立三军联合后方勤务部(简称联勤),由浙江军区代司令员林维先为主,海军、空军的后勤部长为联勤领导人员,并从各后勤部门抽调一批干部组成联勤指挥机构;在登陆指挥所下边,由海军舟山基地、陆军、空军的后勤干部组成登陆后勤处;团、营、连也都组成相应的战勤组,形成强有力的联勤保障体系。在任务分工上,除专用物资和技术保障由各军兵种负责外,通用物资供应、卫勤保障、伤员的抢救与后送、俘虏管理、交通运输指挥、渡口码头的管理以及后方警戒等统由联勤指挥部组织指挥,各方面通力协作。这样既解决了许多矛盾,也发挥了后勤保障的整体效能。

渡海登陆作战的气象条件,要求很严格。对航空兵,要有利于起落和轰炸扫射;对登陆兵,要有利于航渡和登陆;对军舰和火力船队,要有利于瞄准射击;陆、海、空三军之间要能互相识别和联络。这些无疑要求云量少、风浪小、能见度好的晴朗天气才能做到。但在隆冬季节尤其在浙东沿海,天气是一天三变的“猫儿脸”,确实很难求得。实际上,从1954年12月,我们就做好了一切登陆作战的准备。专等适合登陆作战的气象。现在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是只怪东风了。于是我们派人专访当地渔民、老农,邀请各方气象专家“会诊”,并根据历年天气资料,经反复分析研究,预测到1月份适合三军作战行动的好天气为17日、18日、19日。当时空军前指气象科长徐杰同志肯定了这3天的好天气,是有把握的,并自愿立“军立状”。我说,我只在意有没有好天气,军令状由我们向中央立。于是,前线指挥部决定1月18日午后对一江山岛正式发起渡海登陆作战,并经国防部长彭德怀报请毛主席批准。

1月17日拂晓前,登陆部队从象山港前出发到头门山港湾集结,我同王德参谋长带指挥部由宁波向头门山前线指挥所转进。白天风力逐渐减弱,但黄昏以后,作战海区又掀起大风大浪,而全部登陆艇队已从石浦港集结到头门山海湾了。我立即询问当地老渔民,回说是阵风。又打电话给宁波,要聂凤智查清气象发展趋势。空军气象科长徐杰与有关方面会商后明确回答:这是大风的尾风,明晨一定能停。我与前指几位领导研究后决定,作战决心不变,但仍作两手准备。

18日拂晓,果然风平浪静,迎来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于是前线指挥部命令三军:按时发动渡海登陆作战。当空中和海上各种战斗编队完全按预定计划展开和攻击时,射击和轰炸的准确性都很好,特别是登陆艇编队,井然有序,酷似西湖竞渡,军心大振,一举登陆突破。又经3个小时激战,这一“攻不破的堡垒”,被解放军彻底摧毁。可以说,抓住了这一战机,是这次登陆作战取得胜利最重要的一个条件。

我军首次陆海空诸军(兵)种联合渡海作战的胜利,震慑了国民党军。战后,渔山列岛和披山国民党军,立即撤到上下大陈本岛。美军第七舰队数十艘作战舰只(包括两艘航空母舰),马上开到我浙东海域,对我进行武力威胁,并掩护大陈本岛。

针对这一情况,我同聂凤智同志商定:除原布置沿海崖岸高射火炮外,又布置空军严守我领海线的大陆上空,国民党军飞机胆敢来犯,坚决叫它有来无回。不久,一架国民党军飞机飞入我领海线乐清礁上空。被我地面高射炮一举击落。我们想,这下美军可能要报复我们,遂动员部队做好反击的充分准备。但是,美军一直没有行动。后来,新华社一记者告诉我们,香港报纸报道了这一消息,说记者问美第七舰队司令:“你们的一架飞机被中共军队打下来了,你们是怎么搞的?”这个司令回答:“那是我们的一架侦察机迷航了。”可见,还是毛主席说得好: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当我们正准备对大陈本岛实施登陆作战时,突然接到彭总电话,命令我们暂停对大陈本岛的进攻。他说,美国国务聊杜勒斯到莫斯科,求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替他向周恩来总理求情:不要攻占大陈本岛,让其安全撤退。中央经过通盘考虑,遂命令停止对大陈本岛的进攻。大陈本岛和南麂山之国民党军,连夜撤逃,我遂不战而占领大陈本岛。至此,浙东沿海国民党军占岛屿全告解放。

意料之外和令人痛心的是,国民党军在撤退时,把大陈本岛上的居民,除八九个老弱病残者外,连同岛上的牛、羊等财物抢掠一空。

这次作战也有一定教训,是部队上去多了,伤亡较大。当时主要考虑集中优势兵力,力求一举登陆成功,也就是不依靠二梯队就可以解决战斗。因为对整个登陆作战的全过程能否始终保持空中优势,尤其对第二梯队登陆时,我空中能否完全掩护,还无绝对把握。所以才决心将第一梯队全部登陆,以致遭到国民党军隐蔽的侧射火力点、洞穴火力点和一些复活火力点的杀伤。

战斗结束后,全军欢腾,高歌胜利,我也赋词一阕,以志此役的成功。

责任编辑:张婵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