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名门望族】(50)博兴盖家:标志性人物盖方泌两任台湾府知府,其子与帝师杜受田是发小

2021-02-07 21:41:51   118011 作者:侯玉杰

今天的博兴县乔庄镇盖家村是民间俗称的蒲台盖家,即原来的蒲台县盖家村。盖家村旧有雅称“盖家楼”,大约是清朝嘉庆年间,盖家发达,在村中建设有楼。盖家的标志性人物是嘉庆年间曾经担任过台湾府知府的盖方泌,因此民间又称这里是“老台湾家”或者“台湾家”。


(蒲台县城方位图)


盖家先祖是明朝初年大移民时,由直隶枣强县迁居而来的,到清朝乾隆初年,盖家达到较为富裕的士绅阶层。其标志是盖方泌的曾祖父盖越、祖父盖国杰均考取秀才,这在偏僻的乡村就是豪门了。盖方泌的父亲官至安徽司狱,即管理监狱的小官,虽然品级或许是八品、九品,但毕竟是官员了。

盖家富裕的另一个标志就是家里聘请了滨州杜家知名的杜堮为家庭教师。杜堮带着儿子杜受田在盖家教学,由此,杜受田与盖方泌之子盖钰成为好朋友,两家世代友好。

咸丰年间是盖家最辉煌的时候,也是败落的开始。这个时候,盖家男丁众多,村里人口旺盛,主要人员居住在蒲台县城。咸丰十一年(1861年)适逢战乱,捻军在黄河南岸纵横驰骋,而盖家作为知名家族担当了办团练的重任,不仅出人出力更捐出财产。在与捻军的对阵中,盖家损失惨重,仅在八月的一次战斗中,盖家就有7名带头人战死。



光绪《蒲台县志》有《咸丰辛酉蒲邑殉难诸君记略》一文,文中记载:“各县奉旨办乡团,郡庠生盖鏻,恩贡生、候选训导盖纶之,从九品盖秉鉴、盖秉钤,同理团务,联百十村为一团,捐制钱四千余贯,制造枪炮火药,捐谷二百余石,以充公费。”由此观之,蒲台县团练实际就是由县内最具威望的盖家来操办。盖家负责筹办团练的四名负责人,“同时遇害。事闻,赐恤四君,并蒙恩赏云骑尉世职,奉旨崇祀忠义祠。”另外,战死的还有盖洞之、盖志润以及秀才盖志湘等。

经过咸丰末年到光绪年间的战乱,盖家的文秀才、武秀才损失殆尽,其村庄也被攻破,家财也几乎耗尽。后来,蒲台县城命运多舛,最终沉没在黄河河底,盖家后人星散四方,渐渐被人们遗忘。盖家村邻近黄河,屡受水灾,日渐贫困,当年的盖家楼坍塌了,留下了令人唏嘘的故事,成了当地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

盖家合计有两名进士,分别是:盖钰,道光二年(1822年)进士,曾任石泉县知县,汉中府知府。盖星阶,道光三十年(1850年)进士,曾任四川广元、仁寿、仪陇等县知县。盖家另有一名举人:盖方琦,嘉庆十三年(1808年)举人。

盖家代表性人物盖方泌是贡生出身。盖方泌,字季源,又字春舫,号碧轩,贡生。曾任周至县知县、顺庆府知府、台湾府知府、台湾道兼提督学政等职。盖方泌能诗,有《春舫诗抄》传世。

 

附《滨州百名历史人物》中的盖方泌传记

 

两任台湾知府盖方泌

 

盖方泌,字季源,又字碧轩,蒲台县人,即今天的博兴县人,出生于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盖方泌被选拔为贡生,嘉庆初年,再被选拔到陕西省候补州判,先任汉阴厅通判,再任石泉县知县。嘉庆三年(1798年)任商州同知,同知的治所在商州城东面百里之遥叫作龙驹寨的地方。龙驹寨的东面连接河南省,南面过武关就是湖北省,处于几省的交界地带,道路四通八达,是各地客商来往的必经之地,此处又山高林密,道路曲折,很容易藏匿劫匪。

盖方泌担任商州同知时,适逢四川、湖北一带的白莲教教徒举行起义,他们屡屡由武关进入陕西省。盖方泌到任后,地方上经过多次战乱,已经是一贫如洗了,白莲教小头领张汉潮率部再来,盖方泌假意招待,在他们吃的面食中下药,毒倒了大半起义军,官军乘势反击,张汉潮大败,从此一蹶不振。然而,张汉潮却扬言报复。盖方泌召集当地乡老商议说:“我们虽然打跑了张汉潮,但是并没有彻底消灭他们,他们必定会来报复。你们外逃是死,守在家中不能耕种也是死。我是文官,没有一兵一卒。你们如果听我指挥,我一定能够保全你们的性命。”大家商议了三天时间,尔后答复盖方泌说:“生死由命!我们决定听你的。”于是,盖方泌带领当地百姓构筑堡垒,屯聚粮食,每户人家三丁抽一,拉起了一支3000人的队伍,家中没有男丁的户,则提供一定的财物供给军需。盖方泌亲自操练这支农民武装,每天从早晨集合,到午后解散,保证不荒废农事。

嘉庆四年(1799年),白莲教徒占据山阳、镇安,准备进入河南。盖方泌率众进攻,大败白莲教徒。随后,他又率众攻击铁峪铺,白莲教徒四散撤入密林,盖方泌率众追击,在格斗中,他的长矛折断,徒手夺取对方的武器并将对方杀死。当时,白莲教徒占据高山,盖方泌分兵设伏,处处伏击,数次抓住对方的疏漏发起进攻,消灭大半,终于迫使他们逃出商州地界,不敢再由此东去。后来,白莲教徒又计划由洛南东出河南,盖方泌得知消息后,率部星夜兼程赶赴边界埋伏,等到白莲教徒到达时,盖方泌已经以逸待劳多时了,白莲教徒仓促应战,被杀死数百人。从此,盖方泌的龙驹寨乡兵声名远扬,当地数百里方圆的乡兵都请求归属盖方泌领导。

嘉庆五年(1800年),商州州城遭到白莲教徒的围困,盖方泌率领乡兵急赶90里救援,白莲教徒看到后惊呼说“龙驹寨的乡兵来啦”,惊恐之下,四散逃走。当时,白莲教徒屯兵商州州城西、洛南、山阳各一万余人,欲东出中州河南。盖方泌带领二万乡兵,列三座大营严阵以待。适逢提督杨遇春带领大批官兵也赶到,两面夹攻,白莲教徒大败。在这次战役中,盖方泌枕戈待旦50余天,日夜备战,为取得战役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不料却遭到某游击的诬陷,被解职,幸亏陕西巡抚发现其中端倪,盖方泌才得以留任。白莲教徒则相互传递信息说,以后再也不要到商州了。

嘉庆八年(1803年),朝廷任命盖方泌为周至县知县。他以一介书生带兵统军,不占有一城一池,没有一丝一毫军饷,率领临时组织起来的农家子弟,守必坚、攻必克,被誉为一代楷模。在周至县知县任上,他仍时时以保护地方安宁为己任,安抚良民,缉捕凶犯,对各个方面的国计民生都关切备至,如河务、盐政等,他还捐出俸禄赈济灾民,特别是他秉公办案,得到地方百姓的拥护。陕西巡抚方维甸具折上奏盖方泌的事迹,朝廷为此赏戴蓝翎,晋升他为宁陕厅同知,破格得到嘉庆皇帝的召见。在应对皇帝询问商州地方事务时,他条理清晰,回答流利,嘉庆皇帝非常满意,晋升他为四川顺庆府知府。顺庆府下辖渠县发生群体性事件,四川总督要求盖方泌出兵镇压,他却说:“这不过是地方百姓的例行节会,人多杂乱,被少数坏人鼓动,以至于发生骚乱,以讹传讹,大家误以为发生暴乱,其实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请不要用兵。”他抓捕了带头闹事的12个人,事态很快就得到了平息。随即,他被重用为四川成都府知府。

嘉庆十八年(1813年),陕西、四川交界一带的白莲教徒开始向成都地区发展,盖方泌亲自带领乡勇据守在陕西入四川的要隘地带。白莲教徒听说是曾经统领龙驹寨乡兵的盖方泌在前面阻挡,纷纷撤回陕西。不久,因为母亲病逝,盖方泌回乡守孝3年,孝期满,调任福建延平府知府。盖方泌以知军事、懂民情闻名。在福建期间,曾以三十两白银的赏金抓获当地军队围捕不到的巨盗周永和。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正月二十三日,上谕任命盖方泌为台湾府知府。

盖方泌两任台湾知府并两次代理台湾道。在台湾,他曾经公正审理过有疑点的四件群体性大案,其中的每一案纵横牵连都涉及成千上万人的,大家群情激奋,稍一不慎就会激起民变。盖方泌通过耐心细致的调查,以理服人,依法宣判,件件都化险为夷,得到了百姓的信服和拥护。彰化和嘉义发生旱灾,引起饥荒,社会秩序一时陷入混乱,盖方泌将其中作恶多端的70人绳之以法,随即天就下雨,解除了旱情,当地百姓称为“太守雨”。道光三年(1823年),盖方泌因病告老还乡,道光十八年(1838年)在家中去世,享年71岁。

盖方泌有七子八女,长子即进士盖钰,最少的儿子即主办蒲台团练,与捻军作战而战死的盖鏻。

盖方泌与杜堮年龄相当,两人是好朋友,杜堮曾经携子杜受田在盖家为家庭教师。杜受田与盖方泌的儿子盖钰是好伙伴,两家世代友好。道光二年(1822年),盖钰考中进士,曾担任安康、肤施、石泉、大荔县知县,代理汉中府知府,因审案公平,被称为“盖青天”。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盖钰去世。杜受田亲自为他写了传记,感慨说:“余旷观古昔,世固有才德兼优不获大有展布者。以君之远猷宏才,何施不可,乃屈于下僚,郁郁以终。然观其平冤狱,审敌情,兴学校,励风俗,视古之循良何多让焉。呜呼,亦可以不朽矣。”



盖方泌有从军行组诗传世。如:少壮备行列,由来意气豪。羽檄忽星驰,归来笑看刀。鼓角传军令,马首瞻前旄。师兴何急迫,歌诗赋同袍。临行辞亲戚,饯送相慰劳。小丑不足灭,难望功勋高。再如:日暮寒风急,风寒天飞雪。虎帐夜谈久,破贼计已决。三军失颜色,战竟不敢说。蹋冰苦向前,疾呼冻云裂。指堕刃在手,杀人凝碧血。一战期成功,孰知遗余孽。又如:意气既决绝,努力事长征。男儿贵立志,为将不为兵。在营异苦乐,赴敌分死生。不惮马革裹,难留豹皮名。欲将百战躯,捷足万里程。吾身甚微贱,无路一请缨。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