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祥:聂荣臻元帅亲为授衔的革命军人

2016-07-24 20:06:41   22906

惠民县曾是渤海革命老区机关驻地,在解放战争时期,全县有10700名青壮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孟德祥就是其中一位,他19472月参加革命,历经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多次重大战役,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近日,我们来到惠民县何坊镇菠菜孟村,采访了这位83岁的老人。


聂荣臻元帅亲为授衔  


眼前的孟德祥老人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他一边给我们回忆历史,一边从他房间的橱柜里拿出一张授衔通知书。说起1955年授衔的情景,孟德祥老人为我们介绍了许多不为一般人所了解的历史细节。

“当时,我26岁,在北京总后勤部车管部工作”,回忆起当年授衔的场景,孟德祥老人至今心潮澎湃,“1955116日下午,我正在调度汽车,通讯员小刘通知我去车管部办公室,看到他激动得红光满面,我就知道是好事情。我来不及报告就闯进了办公室,指导员马上送我一张书面通知。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孟德祥同志,订于19551110日下午1时,在总后方勤务部礼堂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方勤务部部长奉令授予总后方勤务部尉官军衔典礼。请你届时参加接受军衔’,落款为‘总后方勤务部’。我拿着通知书激动得好几天睡不好、吃不好,盼望着早点授衔。”孟德祥老人说到这里,眼里洋溢出自豪的神情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1110日下午1时,授衔人员列队准备完毕。这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我定睛一看,啊,聂荣臻元帅在总后方勤务部洪学智部长陪同下,来到我们队伍前面。时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聂荣臻元帅亲切地和我握手并亲手给我佩戴中尉军衔。聂帅当时虽然已经56岁,但是精神矍铄,看起来非常年轻。我站在第一排,聂帅为我授衔后,还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在表示祝贺的同时以示鼓励。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永远铭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时间过去了56年,但是授衔的每一个细节老人仍记得清清楚楚。


身经百战建立功勋  


谈到其战斗经历,孟德祥老人拿出了一个老版的中国地图,在地图上我们看到大半个中国都做了记号,他说这些地名都是他曾经战斗或工作过的地方。

“我弟兄两个,大哥给地主当长工,维持家里的生计。我19472月参军,当时,母亲不顾自己是小脚,把我送到离家10里以外的县城。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说到这里孟德祥老人流下了热泪,沉思了几分钟后,才继续给我们讲起战斗经历来。

孟德祥参加的部队是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19492月,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新兵阶段他被分到“十纵”83师,跟随部队参加大小战役数十次。梁山阻击战时,他们的武器还比较落后,战斗进行得非常残酷。时值8月,天气出奇得热,战地被敌人的炮火覆盖,整片树林都被烧焦。因为没水喝,战士们渴得发晕。战斗间隙,孟德祥和连长请战,要去找水。他带着两个战士到附近的村子没有找到水,在回来的路上,无意中发现两箱手榴弹。正是这些手榴弹,在战斗中打退了“国军五大主力”之一“新五军”的猛攻。

“当时,连长和指导员惊讶得瞪大双眼,直夸我‘这小子真行’!”孟德祥老人颇为自豪地说,“战斗结束后,指导员根据我的表现直接宣布我为党员。”孟德祥老人还给我们看了他身上的伤疤,我们数了数手上、腿上、身上有13处。

孟德祥老人叹了口气,继续说:“在淮海战役中,我们的部队和国民党李弥集团军对峙交锋,战斗中我陪同团参谋长黄景春同志到阵地检查,敌人一发炮弹打来,我赶紧把参谋长扑倒掩护,但弹片还是把我们炸伤了。参谋长伤势很重,需要抬下阵地治疗。没有担架,我们就拆开手榴弹箱子,用腰带绑紧,抬着首长跑步前进。在穿越敌人封锁线的时候,我看见敌人的子弹打在我的脚下一个坑连一个坑,泛起的沙土能埋住脚面,我听见子弹在耳朵边上啾啾地飞。通过封锁线后,我也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和首长在医院接受治疗了,医生告诉我说我昏迷了33夜,还以为醒不了了呢,战后我荣立二等功。”


千里行军攻打济南  


孟德祥老人介绍战斗经历的时候满面红光,声音洪亮。他说,“得知打济南的消息,我们的部队正在湖北襄樊。襄樊战役是我们配合刘邓大军的大战役,战斗胜利后,我们就急行军往回赶。我们都是山东兵,打济南是我们最喜欢的事情,当时我心里想,就是死在济南也是死在家乡啊。”

孟德祥老人介绍说,部队行军时遇到了很多麻烦,白天敌人的飞机轰炸,晚上国民党地方武装搞破坏、放冷枪。他所在的部队在河南省下坝村休整时,顺便清理了当地的国民党政权。晚上,敌人为报仇从三面包围了他们。接到战斗指令后,他们一边打仗一边突围,一个晚上急行军100里地。

“这个还好说,最难挨的是肚子饿。因为部队供应的‘年团’要打仗的时候才能吃。”我们问老人:“什么是年团啊?”老人笑着说:“这是我们自己起的名字,麦子熟了后,战士们把整个麦穗放在磨盘上碾压,连皮带麦一起吃,粘在一起,就起名‘年团’,平时是吃不上的。”就这样一边打仗,一边行军,翻山越岭,什么样的路也走过。有时候行军困得实在没有办法,就抓住马尾巴跑,这样不至于掉队。不长时间他们的部队就按计划到了济南。

19489月,孟德祥所在部队正式奉命攻打济南西路。孟德祥是代理排长,带领战士在西郊阵地筑工事,并张贴各种宣传标语对国民党部队进行策反。一天晚上,战士向孟德祥汇报说,抓着一个国民党特务。孟德祥出来一看,竟是同乡的表弟“他是被国民党抓壮丁出来的,自己偷跑了被我们的战士逮住当特务了。我们兄弟相见那个哭啊,随后表弟也参加了我们的部队,最后在战斗中牺牲了。”孟德祥老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打济南正式开始了,我们部队从济南西郊突击,刚和敌人过招,吴化文就率部队起义了。说实话,我们还没有打过瘾呢!”孟德祥老人呵呵地笑着说。


南下剿匪为民除害  


国民党退出大陆、逃往台湾的时候,在各地潜伏下不少军警匪特,他们一方面收罗散兵游勇,一方面与惯匪强盗相勾结,依托当地地主恶霸、迷信道会门等反动社会势力,对我新生的人民政权和群众进行破坏和残害。

孟德祥出院以后,追随部队来到福建,加入了剿匪指挥部。在福建剿匪语言不通,水土不服,地形不熟,给他们造成了很多障碍。不过,这些困难都逐渐被克服了。在宣传政策方面,他们运用了各种形式和方式。经了解,当地老百姓多以女人为劳动力,男人一般都出去经商。根据这一情况,他们以当地流行的戏曲为样本创作曲目,用当地的演员深入山村演出,把政策送到家家户户。

“我们部队击毙的最大土匪就是刘午波。刘午波曾率其匪众三次攻打闽北重镇邵武城。我们好多次围剿都被他逃脱了,最后我们想到用先瓦解其内部的策略。我和指导员在当地找了两个老乡化妆成采药的,正好其中一个老乡是匪大队长周顺明的亲戚。这样,我们就给周顺明送信,做他的工作,终于周匪摄于我军的压力,偷偷跑下了山,从此土匪的人心开始散了。不长时间,我们接到群众报告,得知刘午波藏在一个叫优山后的地方,我们部队快速地包围了刘匪的藏身区域,在搜索过程中,刘午波负隅顽抗,被我军乱枪打死。剿匪工作取得决定性胜利。”

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孟德祥老人没有感觉一点劳累他说:“比起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我是过上好日子了。”在我们离开之际,孟德祥老人还赋诗一首:“男子立志保家园,出生入死不平凡。枪林弹雨不停步,翻山越岭不畏难。淮海战役打李弥,梁山阻击邱清泉。福建土改和剿匪,从戎岁月十一年。支援边疆无怨言,国家盐场做贡献。铭记党恩长报国,耄耋岁月谱新篇。”在这首诗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在这位具有传奇经历老人的身上,仍然保留着不怕苦、不怕难、乐观向上、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

(作者:孟书军 李洪武 李钟慧

责任编辑:王光磊

附件: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