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仁村:忘不了出生入死的战友和那匹马

2016-12-12 00:00:00   51918

魏仁村老人是建国前老军人回忆起战争年代的峥嵘岁月,老人思维清晰、声音浑厚,透发着一股老一辈军人的英武之气。

 

孟良崮战役“活捉的人真不少,一上午都没带完”

  

1924年,魏仁村出生于滨州杜店区山柳刘村(今滨城区彭李山柳刘居委会)。他13岁时,只上了一年学,日本侵略者就打进了中国。1945年6月,21岁的魏仁村参军入伍。

1947年3月,魏仁村成为华东野战军四纵队十一师三十一团一营部的军械员,负责枪炮等武器装备的发放工作。据老人讲,1947年前后,国民党军队进攻山东,他所在的部队打遍了邹县、峄县、滕县、辛台、莱芜、孟良崮等山东的各个地方。说起打孟良崮、活捉张灵甫一战,魏仁村老人侃侃而谈。

“1947年农历五月的一天,麦子刚黄梢,那天本来湛晴的天,突然就下起大雨来。张灵甫的74师原来是在山下,可后来打着打着就被我们打到了山顶上。张灵甫的部队可都是美式装备,马都是大洋马,蹄子这么大”,说到激动处,老人用手比画着。

“一下雨,国民党的部队就乱了,人在马上坐不住,人马都分家了。我们往东边打一炮,那些马就跑到西边,我们往西打一炮,那些马就跑到东边。趁着他们乱成一团,我们的部队就把炮弹集中起来打,最后活捉了他们。”

说起孟良崮战役,魏仁村老人分析说:“王灵甫吃败仗主要是他太骄傲自满,再就是没占到天时地利”回想起往山下带战俘和战利品的场面,老人说:“活捉的人真不少,一上午都没带完。”

 

所在部队实施调虎离山计,保证了大别山根据地的巩固

 

1947年下半年至1948年上半年,魏仁村所在部队转战到河南,在开封、许昌、睢县、杞县打了很多仗。这期间,魏仁村经历了终生难忘的豫东战役,就是在这次战役中,他身上两处负伤,并被迫离开部队。

1947年11月下旬,蒋介石调集14个整编师33个旅的兵力,对大别山全面围攻,妄图趁刘邓大军立足未稳之际,彻底摧毁中共大别山根据地。

为调动、分散围追大别山的敌人,我军使用“调虎离山计”牵制国民党的力量,而实施这一计策的正是魏仁村所在的部队,当时他们正在河南确山。

老人回忆说:“在确山战役中,我们能歼灭敌人,却不歼灭他,为的就是留活口,让国民党军队过来救援。国民党的部队一‘出水’我们就打,再‘出水’我们再打,终于国民党调回三个师来增援确山。他们一增援,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们就撤了。就这样,我们胜利完成了分散、牵制围攻大别山的兵力,巩固大别山根据地的战略任务。”

说起在豫东战役中负伤的事,魏仁村撩起上衣。笔者看到,老人右胸部位有处疤痕。老人又指着右大腿处说:“我腿上还有一枪,中了两枪,总共四个眼,子弹都是从身体里穿过去,然后在身体后侧炸响。”

据老人说,具体是在哪儿负的伤、怎么负的伤都记不清楚了,反正头上有飞机,地上有枪炮,打到后来发现自己浑身是血,就被人搀了下来。

魏仁村负伤后作为重伤员被人用担架抬回后方,向后方转移的过程可谓惊心动魄。老人回忆说:“那次战斗负伤的人很多,国民党的飞机又不断从头上飞过,飞机一来抬担架的人就得到处躲藏,我们也就被扔在地上,就这样我一路上被扔下十几次。”

魏仁村跟许多重伤员一起由河南渡过黄河到达山东阳谷,并在阳谷一个叫大庙的村庄疗伤。老人说,过黄河时他差点被炸死。

“国民党封锁了黄河,晚上用照明弹照着,防止我们渡河,我们就在黄河边等,找机会过河。摇船的都是老百姓,他们也很害怕,好容易在照明弹灭掉的间隙我坐上了船,那小船刚到河心,照明弹就起来了,船夫拼命地摇,好不容易才到了对岸,我们刚下船,一个炮弹就打到了船上”。说起这段,魏仁村唏嘘不已:“我是逃出命来了,可我的很多战友都被炸死了,也有人在黄河沿上等船,被水冲走了……”

 

“如果没有那匹马,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战争时期,药物匮乏,护理人员也少,魏仁村老人回忆道:“天热,伤口招苍蝇,人们就用松树枝遮在伤口上挡苍蝇。行军的路上,没有干净的水,看到有河、有湾,卫生员往水里洒些药,简单消消毒,大家就围着湾喝水。

在阳谷疗伤时,魏仁村遇到另一个连的卫生员,卫生员姓于,是南方人。于卫生员腿炸坏了,锯掉了一条腿。两人约着去换药布,于卫生员揭开纱布看断腿的截面时,上面的蛆虫“白乎乎的一片”。但是,即使伤成这样,他们并不后悔。魏仁村老人说:“我很怀念那些在战斗中死去的战友们,都在一个战壕里待过,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魏仁村老人张开嘴,让我们看他嘴里的假牙“我这假牙跟一匹马有关,要不是那匹马,我这条命可能早就没了。”1948年冬天,天刚下了一场大雪,当时还在河南的魏仁村骑着马出去办事。为了方便打仗,当地挖了很多两米多深的交通沟,因为被大雪覆盖,根本分不出哪是平地,哪是交通沟。“那马也累了,不愿走,我用力一打,它一猛跃,我们就连人带马掉进交通沟里。”

讲到这段往事,老人眼里有泪光在闪。受了惊吓的马就地打了一个滚,就从魏仁村身上翻了过去,魏仁村当时就昏死过去,而他的四颗门牙不知被马踢掉了,还是被马蹬磕掉了。不知多长时间后,魏仁村终于醒过来,那匹马在他身边守着,还不时用嘴去碰他,魏仁村努力爬上马背,那马就驮着他回到部队。

醒来后的魏仁村,通过雪地上的马蹄印判断,那马本来已经奋力跳出交通沟,并跑出去一华里左右了,但它又回来了,又跳回沟里等它的主人醒来。“如果那匹马跑了,我在雪地里冻也被冻死了”负伤离开部队后,魏仁村就跟那匹马分开了,直到60多年后的今天,老人仍然念着救过他命的那匹仁义的马。

 

(本文发表于滨州日报2011年3月8日渤海晨刊,作者:王麦菊 夏玉忠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