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舅父孙涛的故土情怀

2016-12-05 00:00:00   30858

我的外祖父、祖母居博兴县锦秋街道西关村,家境贫寒,一生务农。但在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外祖父家却走出了一位名满故里的将军,那就是我的大舅孙涛。

px4XEMPTQx.jpg

(建国时期的孙涛)


大舅原名孙兆兴,字林泉,1917年生于博兴西关。新近出版的《博兴党史人物》记载了他的生平事迹:

孙涛毕业于国民党南京军校,于1938年5月邹平,参加了共产党员姚仲明、廖容标、马耀南领导的抗日救国第五军任连长。1939年3月加入共产党,任清河军区寿光独立团政治指导员。后历任博兴县委青年部长、县大队教导员、渤海军区敌工部武工队长。1945年秋进军东北,任7师营教导员、128师政治部联络科长,参加了攻克锦州、解放沈阳等战役。随四野入关,参加了天津战役外围攻坚战。然后随大军南下,直至海南岛解放。建国后调入海军,历任南海舰队一大队政委、南京军事学院学员、教官、潜艇教授会副主任,1955年授上校军衔。后调海军司令部潜艇部,先后任处长、副部长、部长。以副军职离休。


自家节衣缩食,接济老家亲人


我母亲自幼受大舅影响,很早便投身革命。之后长期在外地工作,故与大舅见面机会并不多。但兄妹情深,两家经常通过书信、电话和小舅等老家亲人传递信息,几十年来始终保持着比较紧密的联系。

erjTMfMdQR.jpg

(与家中亲人合影)


大舅是军人,又长期任职于海军首脑机关,军务繁忙,因之返乡探亲的机会少而又少。然而,出身贫苦的大舅,始终心系故土,有着浓浓的故乡情怀。

我的姥爷、姥姥都是农民,过不惯大城市生活,所以始终不肯随大舅进京居住,终其一生都劳作守护在自己的家园里。

西关的亲友邻里都说大舅是孝子。每月发工资后,大舅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赡养老人的生活费寄往家乡。经年累月,风雨无阻,直至两位老人辞世西归。

在生活最为困难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大舅一家七八口人,口粮有限勉强度日,却依然牵挂着家乡亲人除照常寄钱外,还常节衣缩食,寄点粮票、油票和副食品。

1963年春,大舅赴青岛参加海军的一个军事会议,无暇分身,便委派身边警卫人员,带上自家节省下来的米面副食前往博兴老家,将这些救命保命的口粮送到老人手中。

1964年,大舅回乡探亲,恰逢族中一位长者病逝,年已半百伤病缠身的大舅不顾亲友劝阻,亲为守灵、跪祭,哀痛之切,许多老辈人至今犹难忘怀。姥姥于1970年春天去世,大舅当时远在湖南“五七”干校接受“改造”可以想见那该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关心家乡发展,协调解决化肥短缺、土地污染等问题


大舅不仅牵挂着孙家这个“小家”,也时时牵挂着西关乃至博兴这个“大家”。每逢拨冗返乡,总要挤时间探望村中长辈及老党员、老干部、老军人,嘘寒问暖,情深意长。

1978年夏,惠民地区整理编纂地方党史资料,邀请战争年代在当地任过领导职务的老干部回来参加座谈审核。大舅与马千里(铁道部副部级领导)等老战友应邀出席会后专程前往博兴在地县领导陪同下,视察看了柳编、秸秆等特色工艺制作及多个红色教育基地,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建议。在烈士陵园,大舅及马老敬献花圈,题词留念,深情缅怀逝去的战友、英烈。

这一次,大舅在家乡停留时间较长,接触层面较广,应家乡父老之请托,动用亲朋好友等许多关系,为西关村联系购买了一批氨水化肥,解决了大批农田“燃眉之急”。

4BZrkD7Sy7.jpg

(孙涛与西关老家乡亲合影)


博兴境内若干村镇因上游排放问题造成部分农田污染,因协调不力,久拖不决。大舅亲自出面,会见河上游地方领导,促使事得以圆满解决,对方送来一台拖拉机以示歉意。

当时尚在石油大学读书的弟弟,曾在大舅身边陪同。他告诉我,那时的老干部堪称清正廉洁。两老及子女在滨博期间,食宿生活费用全部都是自己结算。早晚多半是小米饭、绿豆粥,午餐加几个菜,也以素淡为主。最“奢侈”的菜肴不过是一盘糖醋鱼或一碗红烧肉。


战争年代被称为“孙疯子”,晚年则是慈祥淳朴长者


我幼年曾随母亲居住姥姥家,虽见过舅父舅母,但毕竟年幼,没留下多少印象。“文革”时期,我作为红卫兵串联进京,但那时大舅因遭诬陷,已被下放到湖南“五七”干校,未能谋面。

直到1982年冬,母亲在大舅多次催促下,进京看病,我随母亲前往才得以见到舅父舅母一家。那时大舅已经离休,移居西山海军干休所院内。舅家虽住两层将军楼,厅卧厨卫等一应俱全,但并无现时流行的“精装修”之类。房间内也只是摆放着一些普通家具,客厅墙壁挂几幅字画、家人合影,总体感觉简约朴实。

那年大舅已经65岁了,鬓发斑白稀疏,身体略显发福。见面后拉着母亲的手,询问家乡亲人及老战友们的近况,神情急切而关注。战争年代,舅因敢打敢拼而被称为“孙疯子”此时的他,却慈祥和蔼,轻言慢语,俨然一位淳朴的长者。

87PceSf2cP.jpg

(退休后的孙涛)


在大舅家居留多日,有了长时间“零距离”接触,我对这位老军人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大舅、母亲和我,三人聊天的许多内容,至今记忆犹新。

舅离休早,未赶上恢复军衔制之后的又一次授衔。虽为军职将领,但肩头上毕竟少了颗光亮耀眼的将星。我和母亲都深表遗憾,舅父却真诚地说:打了几十年的仗,死了那么多的战友,走过来就不容易,该知足了。

说起“文革”中舅被诬陷、下放的往事,他也只是淡淡的几句话:“四人帮”搞得那些事,不得人心,都过去了。

2DMiEKryCa.jpg

(毛主席去世后参加悼念


提到海军舰艇部队,有人称他为“潜艇之父”,大舅连连摆手,予以否认:瞎扯,我只是搞潜艇时间早点、长点,哪能称得上什么之父啊!

说到西关的乡里乡亲,大舅感慨万老家人太苦太累太穷了,真觉得对不起他们。说到这里,声音竟有些哽咽,眼睛也有些湿润。我感受到这位老将军的赤子之心。


时任海军政委李耀文上将对大舅一生给予高度评价


大舅出身行伍,戎马一生,不善言辞文墨内心深处却始终燃烧着火一般的激情。博兴老乡、军旅作家黎汝清曾写道:“我的故乡虽没有雄壮的名山,也没有秀丽的胜水。土地也不肥沃,还有大片只长红荆、蓬蒿和马乍菜的盐碱地。但是孩子不嫌娘丑,我像热爱母亲似的热爱着我的家乡。故乡是我生活的沃土,是我生命的根”大舅深厚的故乡情愫,与这位作家老乡息息相通。

大舅于1985年7月病逝,终年68岁。大舅去世后,我接到海军司令部治丧小组的函件,通知我们于7月23日上午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举行遗体别式。我代表病中的母亲前往北京。

时任海军政委的李耀文上将参加了告别式,海军党委对大舅一生给予很高评价:孙涛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战争年代他“不畏艰难,勇敢作战,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全国解放后,“对海军建设,特别是潜艇部队建设出了贡献”。“文革”中,“曾遭受林彪一伙打击迫害,他始终坚信党,坚信毛泽东思想,对林彪、四人帮的倒行逆施进行了抵制,表现了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拥护党的方针政策,保持革命晚节,关心国家四个现代化建设,不愧是人民的忠诚战士”。

大舅的子女大都在北京出生、成长、工作,却继承父亲的遗愿,始终与家乡亲人保持密切联系。毕业于哈军工、曾任航空航天工业部高级工程师的表哥,现任国家驻外大使的表弟,都曾多次携家属子女返乡祭祖探亲,关心着家乡建设。

大舅是家族的骄傲,也是我们后代做人做事的楷模。谨以此文纪念我深深敬仰的舅父孙涛。


作者郭黎明,博兴县闫坊人,毕业于山师大中文系。曾任淄川区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现退休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