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好铭:什么是军人的勇气、傻气与霸气

2017-06-06 21:40:37   57784 作者:孙好铭

最近,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关于退伍兵离队的视频,堂堂七尺男儿,当他们的帽徽、肩章和领花被摘下时,有的动容有的泪奔,整个场面让人不禁唏嘘。这也应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句话。

有人问我“他们哭啥”?我答道,没当过兵的,永远不懂;当过兵的,永远难忘!我知道,这些男子汉的泪水是对军营的眷恋是对战友情深的诠释是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无奈,也是对那段军旅岁月的珍藏。


(没当过兵的,永远不懂;当过兵的,永远难忘!来源网络)


这个视频让我的思绪1990年的冬天那时我和无数懵懂少年一样,经过“过五关斩六将”之后,怀揣梦想,背负着爹娘的嘱托和希望奔赴军营。

到了军营我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说“当兵后悔四年”。很快,“直线加方块”,和“稍息”、“立正”“一二一”的口号声占据了我的生活,累和着丝丝想家之情伴我度过每一个夜晚。全封闭的环境,单调而深刻的军号,急促又刺耳的哨声,厚厚的《三大条令》,那么枯燥、乏味、压抑,种单调极致、三点一线式的生活方式几乎把我的精神世界压扁。

下来,自己本白皙的脸上挂上了咖啡色,原以单薄的身躯变得更加单薄,变了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想偷偷,我最终还是咬紧牙关挺过了这道关。


2002年作者作为军演摄影记者参与部队演练,照片摄于东南沿海某机场


现在还清晰记得,在完成了新兵连所有训练科目,顺利通过考核即将下连队的头一天晚上,我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当熄灯号奏响时,我的睡意无影无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既有对授衔那一庄严时刻的期待,也有对迈入军营后交的第一份满意答卷的兴奋,还有对能否适应未来工作岗位的担忧,思绪像漂浮在空中的蒲公英,随着微风四处游荡、翩翩起舞……当嘹亮的起床号奏响时,我早已整装待发,做好了接受检阅的准备。

可以说,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在了军营,对此,我无怨无悔,这让我有机会对军人这个职业理解那么透彻、感知那么深刻。只有经过部队大熔炉淬炼的人,才能理解军人是需要勇气的,他们战时需要的是流血、牺牲的勇气,平时需要的是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的勇气。

军人的勇气要掺杂一些“傻气”。他们谁不想在父母床前尽儿女孝道谁不想体味一下家庭的温馨……可谁给人民站岗放哨?!他们站如松坐如钟的形象喊到名字答,接受任务说雷厉风行的作风洪水来临、地震灾害突降时前赴后继的身躯;在外人看来都透着一股“傻气”。但,他们的“傻气”让人赞叹、让人佩服;他们的“傻气”是为了万家的幸福和祖国的安宁。这让我又懂得了“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句话的真谛了。


(军人的“霸气”源自过硬的军事本领和敢打能赢的实力,来源网络


军人光有勇气不行,还得有“霸气”,虽然兵种不同,手中的武器不一样,但支撑“霸气”的基础是一样的那就是过硬的军事本领和敢打能赢的实力。面对霸权我们就得有“霸气”,面对挑衅我们就得敢“亮剑”,只有这样才能有资格为“中国梦”保驾护航。

想起了在部队参加的一次跨区机动伴随保障活动场景,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兴奋不已。当时,为熟悉东南沿海战场环境,探索战时应急机动保障路子,结合航空兵团轮训转场,上级命令我所在的部队,在携带物资装备160余吨,横跨5个省份,铁路输送1800余公里条件下,严格按战时程序向东南沿海某机场机动。

部队经过数小时的行军,顺利机动到目的地,紧接着,又在近一个小时里完成了铁路卸载、摩托化行军、搭设帐篷、装备检修等多项工作,并在无自来水、无市电、无营房条件下顺利完成了战机应急机动保障任务。

当看到一架架战鹰呼啸升空,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与自豪,好像战鹰燃烧的是自己身体流淌的血液。这让我明白了,“霸气”不是“喊”出来的,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贴近实战、实打实练出来的。

我和许多人一样,现在已离开了曾经洒下过汗水、播下过激情、留下过青春的军营,开始了人生历程的第二次起航,我们脱下只是身上的军装,却没脱下心里的军装,军旗依旧在心扉深处缠绕,军营还是那梦里的老家。我们现在无论是工人、是农民、是企业家还是地方发展中的建设者或指挥官,我们退伍不褪色,转业不转变,我们挺起的仍是军人的脊梁。

让我们用心扉把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深深珍藏,用责任和担当再度谱写人生最华丽的篇章!



 作者简介:

 作者现为滨州市经信委机关工会主席,《滨州经信》杂志主编。1990年12月入伍,在空军某部司令部服役,2004年转业到地方工作。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