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毛岸英与“渤海区土改”

2017-06-02 09:06:12   118144 作者:侯玉杰

按照常规,应当是先写过程,再作结论。既然是扒着门缝看历史,这次,我就打破惯例,倒着写。首先表明态度。

第一,土改是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力量源泉。翻身农民获得了土地,就参军支前,保卫胜利果实。地主阶级失去了土地,就组织还乡团,杀害农会干部,妄图夺回他们的政权。


(作者在西柏坡纪念馆拍摄的毛主席关于土改重要性的论述)




第二,“渤海区土改”是土改工作的楷模。“渤海区土改”是在华东局、“中央土改工作团”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因为中间有康生的参与,并且处分了一批干部。“渤海区土改”工作中有失误,但不影响大局,无论从过程还是从结果看,都可以称为楷模。

第三,毛岸英长时间参与对渤海区的土改,细致地进行过调查研究,是渤海区土改取得辉煌成就的功臣。

作出了上述结论,再详细探讨毛岸英在渤海区土改过程的所作所为。毛岸英驻扎在渤海区党委驻地阳信县一带,他参与的工作主要是在阳信县,因此,单说阳信县的情况。

阳信县土改自1946年8月开始,至1951年底结束,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阳信县组织阶段,时间是1946年8月至1947年4月。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中间不动两头平”,实行“地主献田,富农土地不动”,出现了“和平土改”。后期,华东局党委在检查工作中发现了问题,立即作出新的指示,要求贯彻“依靠贫农,团结中农,孤立富农,打击地主”的政策。土改工作队开始进驻农村,组织农会,发展积极分子,召开诉苦大会,举行斗地主大会。至1947年4月,第一阶段结束,80%以上的村庄进行了土改。



第二阶段是土改复查阶段,即华东局、渤海区参与领导阶段,时间是1947年5月至10月。按照中共中央、华东局关于进行土改复查的指示,华东局、渤海区派出土改工作队进驻阳信。这个时期,发生了“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偏差,一些村庄对地主不加区别地“扫地出门”,甚至发生了打死地主的事情。



第三阶段是中央土改工作团到阳信参与渤海区土地会议,开展结束土改和建乡试点工作阶段,时间是1947年10月至1948年9月。这也是毛岸英全程参与的阶段。渤海区土地会议是1947年10月召开,康生率领毛岸英等中央土改工作团成员达到阳信,时间是11月6日。


(1948年初,中央土改工作团部分人员在阳信县商家店合影。站排中为毛岸英)


第四阶段是全面结束土改阶段,时间是1948年10月至1951年底。经过土改,阳信全县共没收、征收地主、富农土地10.02万亩,从此消灭了封建的土地剥削制度。经过开始榜、讨论榜、定案榜“三榜定案”,全县划分地主934户,富农1483户,中农34415户,贫农27629户,小土地出租者35户,其他成分4户。

以毛岸英为代表的“中央土改工作团”,包括徐冰、张琴秋、于光远等,1947年11月至1948年5月,在阳信县工作历时7个月。他们对革命的热情,对工作的认真、细致,都是地方干部学习的榜样,他们总结出了“四步工作法”,为地方上正确执行中央的土改政策,树立了榜样。



所谓“四步工作法”,即:第一步,对各户的政治、经济情况进行调查研究;第二步,划阶级、定成分;第三步,分配土地和浮财;第四步,检查验收。“中央土改工作团”提供了“工作细”和“步子稳”的经验,为全国提供了借鉴和经验。

1948年5月,毛岸英等返回西柏坡,当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毛岸英的房东收到了毛岸英写来的感谢信。至此,人们才知道,那个工作队中叫杨永福的小杨同志就是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



最后,需要特别说明一下,为什么会发生打死地主的事件?这个问题要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下讨论。原因有以下三点:

第一,国民党反攻倒算是主要原因。我在我负责的《滨州通史》民国卷部分中是这样写的:内战爆发后,国民党政权再次在境内黄河以南建立政府,成为反攻倒算、疯狂报复的政府,其行为极为人民所不齿,大失民心;在黄河以北各县,国民党政权始终未得到恢复,而流亡的政府图谋破坏共产党政权,则采取了极端的和无耻的手段,特别是在惠民、阳信、滨县一带,被派回来的特工人员大搞暗杀活动,沦落为野蛮的土匪、劫匪和强盗”“武装匪特潜入渤海区后,与当地伪顽分子、封建地主和反动道会门头子勾结起来,拉拢在土地改革中被批斗对象等组织成暗杀团、还乡团、特务队,策划暴动,屠杀基层干部、农会会员和群众积极分子匪特杀人手段之残忍,闻之令人色变,如铡刀铡、开水烫、活埋、断肢等,无所不用其极”渤海区的“刘胡兰式女英雄”吴红英,就是被匪特用铡刀铡死的。敌人如此凶残,群众斗地主时,就不可能不情绪失控。


(1946年8月,渤海区成立剿匪指挥部,调军区骑兵大队(400匹马)执行武装剿匪任务。图为整装待发准备剿匪的骑兵大队)


据不完全统计,1946年,渤海区被匪特杀害、俘去的干部、积极分子、军烈属共2049人,其中被杀害的县、区级干部有10多人,如渤海区党委组织部组织科长刘岱东、阳信县武装部部长赵振乾等。就连暂缓赴任渤海区二地委副书记的中共惠民县委书记马学全率县大队剿匪,遭到匪特袭击不幸牺牲。所以,1947年起,渤海区的土改是“一手拿枪,一手分”。


(阳信一区三四五乡翻身工作队合影)


我还写道:内战爆发后,得到土地的翻身农民不仅在经济上得到利益,在政治上也得到翻身,他们选举出自己信任的村级政权,人民政府还开办夜校、冬学,组织他们学文化,彻底当家做主的农民绝不允许国民党政权再次统治他们所以,当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时,境内才大量出现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的感人场面,翻身农民不仅为前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源,也提供了充足的后勤物资保障,百姓通俗的话是:砸锅卖铁支援前线


(作者在西柏坡纪念馆拍摄的翻身农民得到土地后拥护共产党参军支前的照片)




第二,乡村中的土豪劣绅欺压农民是次要原因。中国基层社会是乡贤统治,家族文化。不可否认,相当一部分的地主、富农,凭借的是劳动致富、经商致富等等。但是,也决不能否认,一些所谓的大善人,干了一些见不的人的勾当。当翻身农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土改工作队帮助下,觉悟了以后,对地主压迫自己的过往产生的愤怒往往超出他自己能够控制的情绪范围。



第三,土改工作队有左的错误,这属于工作中的错误,是最次要的原因。对地主“扫地出门”和打死地主的现象,主要发生在1947年的八九月间,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华东局党政机关包括张云逸、邓子恢、舒同、魏文伯等领导被迫撤退到渤海区,甚至陈毅、粟裕都被迫撤到渤海,驻扎在阳信县一带。



敌人扬言消灭渤海区,前锋部队离渤海区党委的驻地阳信县才百里的路程,部分地主分子与敌特勾结,蠢蠢欲动,工作队工作过火,群众打死地主,都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发生的。

 

侯玉杰


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一大早起来就和老儿童们恭贺儿童节快乐,感觉心情好极了。但是,一想到要写的文章,心情就格外沉重起来。

为了写这篇关于毛岸英的文章,端午节,我利用走亲戚的机会,就渤海区的土改问题,再一次作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农民朴素的感情,更加坚定了我的土改正确的信念。

前段时间,我专门到西柏坡,用手机翻拍了部分照片。这次,就用上了。苦心人天不负。

我本来计划最迟昨天写好关于路玉双专员的文章,以示纪念。可惜,为了完成毛岸英的文章,就因故推迟了。他日黄泉下,我再当面向老专员道歉。

又是晚上九点了,好歹写完了。放松一下心情,再一次恭祝老儿童、小儿童,儿童节快乐。

详细了解此篇文章,最好结合我的扒着门缝看历史第二十五篇、第二十四篇、第十九篇。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